如果语言是“产品”“我太难了”值多少钱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1-17 17:12

  网络热词由于广泛传播性和源发性难以考究,不能简单地定义为知识产权所说的“权利人对其智力劳动所创作的成果依法享有的专有权利”。而翻译作为创造性劳动,对人类贡献很大,它的“产品”属性却同样没有获得充分的知识产权保护。

  2019第二届传神者大会上,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、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志勇指出,怎样把翻译和语言的创造变成一个“产品”,是语言服务行业未来能不能获得更高回报必须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之所以说翻译不是“产品”,是因为不管是语言的翻译还是创造,一旦脱离了人,就不能为创造者所控制。诗人写了一首诗,只要脱离了诗人,谁都可以念,译员翻译了一个词,谁都能用。要让语言的翻译变成“产品”,就要为翻译成果确权。

  据中国传媒大学《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报告》显示,2016年中国音乐市场规模在全球排名升至第12位,数字音乐和流媒体音乐排名全球第9和第7。中国数字音乐占比高达96%,数字音乐收益占比全球第一。国际唱片协会将中国定义为下一个伟大的全球机遇,可能与世界音乐市场老大——美国比肩。

  版权大潮的普及是大势所趋,其背后是文化产业商品化的历史进程。当下一切针对版权改革的努力,都是在向全世界最伟大文化市场的蓝图迈进。而成功的关键,在于保住人的创作热情。

  人类的发展历史中,技术的发展带来了权力的扩张。300年前,上山砍柴、挖井挑水都是不用交费的,现在木柴、用水都是需要交费的。500年前,除了特定人群,肖像权是不能给个人带来回报的。为什么现在这些东西都需要付费呢?

  这是因为,随着技术的进步,本来不受人类控制的这些要素,通过制度的方式,进入到资产范畴,通过产权的方式被人类“控制”了。

  孙志勇认为,语言,包括翻译这种创造性的劳动,随着人类技术的发展,也将被人类所“控制”。只有被确权,同时被制度认可的东西,才能变成资产。

  孙志勇分析,区块链作为一个分布式的储存系统和交易系统,与语言相似,都具有分布式、开放、去中心化、自治性等特点。区块链结合5G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,将使以前不能确权的翻译被识别、发现、赋予价值。同时,随着立法的进步和整个社会效益的平衡,翻译等语言创造性工作,就像诗歌、小说和电影一样,将进入人类资产的视野,被社会所承认。

  通过token、STO等激励机制,能鼓励跨语言文化传播产业上下游主体上链。孙志勇说,正如老虎为什么要吃羊,最重要的原因是吃了以后它的基因能够传递下去,如果没有这个激励机制,老虎可能就没有那么大兴趣吃羊了。

  有了激励机制,上链主体逐渐增多,结合区块链去中心化、不可篡改等特点,链上每一个参与主体共同确认链上的数据,增加数据的可信度。具体来说,一个译员翻译了一个语料,这个语料是否准确,译员的职业素养如何,企业诚信如何,这些数据会由整个产业链上下游的专家、同行、无极4用户共同来评断。每一个数据的可信度是否就可信得多?

  数据通过综合评价,能够计量“价值”。区块链的密钥技术则让数据生产者拥有“价值”的所有权,为自己上传、生产的数据加密、确权。

  经营一个社区、公链,早期是主体上链、增信的过程。当区块链进一步发展,在智能合约条件下,主体间交易不需要知道对方是谁,是“去信任化”的。就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买100股上海银行的股票,你不用知道交易对手是谁,只根据“信用”交易就能进行。这将大大提高交易效率。

  区块链技术就这样让语言资产被人类所“控制”,让这些“资产”能够被识别、记载、交易。翻译“产品”价值由创造者个人或团体享有。

  言值录邀请跨语言文化传播产业链上下游主体上链,这正是区块链改变产业生产关系的初步尝试。在言值录上,逐渐汇聚起海量的译员、语言供应商、语言服务需求商等主体,以大数据量化译员的能力和信用,用区块链技术建立译员动态、完整、安全的全息数字身份,企业可以在言值录上获取可信赖、高辨识度、高匹配度的译员信息。

  基于智能合约,译员与企业,译员与译员,企业与企业之前的合作成本降低,交易效率提升。译员可以通过已有的优秀语料获取版权收益,有更多的时间和热情锻炼专业技能,或者深耕某一垂直领域的翻译技能,或者与其他译员合作完成项目;企业也能根据译员的全息数字身份,快速精准找到高匹配的优秀译员。个人与企业的价值实现方式将更多元化。

  企业与个人在生产关系中的身份随之发生改变。日益壮大的言值录还将整合产业上下游,形成异业合作新模式,甚至能够形成跨国界全球化的交易和流通。

  孙志勇说,只有创造被制度认可,让创作者获得收益,创造才能更蓬勃,发展才更迅速。随着语言工作者的劳动被更多的认可,语言和翻译的繁荣将会有一个爆炸性的增涨。

电话
4008-103419
sitemap sitemap